「杠杆效应」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

股票资讯  2021-05-03 08:02:25

货币是一种降低交易成本的制度安排。和其他制度一样,货币制度的变迁也具有路径依赖。货币系统有三大功能:交易媒介、计价单位和价值储存,其中交易媒介是最基本的功能。在国际经济体系中,货币的核心制度安排围绕着两个问题:一是确定标准货币作为国际定价和结算的中介并保持其适度增长;第二,围绕标准货币形成国际收支协调机制。围绕这两个核心问题,国际货币体系经历了金本位制、黄金汇率制、固定汇率下以美元为基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和美元非黄金时代的牙买加体系。每一次调整都是对新形势下这两个问题的新回答。国际货币体系现状如何?为什么数字稳定货币成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挑战?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将向什么方向演变?

始终稳定的美元优势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随着全球经济贸易格局的变化,美元在国际货币中的主导地位面临两大挑战:日元的国际化趋势和欧元的出现。如果说日元的国际化是在美国的推动下平衡两国经贸关系的政策措施,那么欧元区的创建曾经让所有国家都期待一个更加平衡的国际货币体系。然而,不幸的是,尽管欧元区在国际贸易中的比重(14%)超过了美国(11%),但美元是唯一全球货币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从货币的交易媒介功能来看,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和人民币构成了世界主要的结算货币体系。根据SWIFT的最新数据,2020年3月,美元占国际结算系统的44.10%,欧元占30.84%,人民币占1.85%,在全球结算货币中排名第五。但如果看国际贸易中货币的结算比例,美元占85.83%,欧元占6.54%,其次是人民币,占2.40%。从货币储备功能来看,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和人民币构成了世界主要的储备货币体系。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美元资产占各国外汇储备的60.89%,欧元资产占20.54%。人民币虽然目前在SDR(特别提款权)中排名世界第三,但仅占各国报告的储备资产的1.96%,仅次于日元和英镑。从外汇交易量来看,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澳元、加元、瑞士法郎和人民币是全球外汇市场的主要交易货币。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最新数据,美元外汇交易占88%,欧元外汇交易占32%,日元占17%,英镑占13%,人民币占4%,也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格局。

在时间维度上,国际货币体系的三个方面(国际结算、资产储备和外汇交易)保持了高度的稳定性。虽然美国经济和贸易在世界上的份额正在下降,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是不可动摇的。美元具有“主权货币”和“超主权货币”的两重性。在可预见的未来,没有其他主权货币可以做到这一点。

2008年金融危机后,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显示出其固有的不稳定性和国际货币供给机制的缺陷。美国只向其亲密盟友提供紧急流动性。尽管国际金融治理体系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区域金融安排方兴未艾,但基于国家信用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计划显然未能取得重大进展。

数字稳定货币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挑战

变化往往发生在边缘地区。在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局面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很难用国家货币取代美元,但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虽然自1982年大卫·肖姆(David Chaum)基于电子邮件的签名和加密提出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以来已经过去了近40年,而比特币这种受到广泛关注的典型数字货币已经出现了10多年,但对于国际货币体系来说,2019年流行的全球数字稳定货币倡议(global digital stable currency)确实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的制度选择。

就经济基础而言,决定一国主权货币能否成为全球货币的主要因素有三个——经济规模、开放程度和稳定性。在国际化的关键时刻,日元缺乏一定程度的开放性,而欧元则受困于其政治框架,无法在危机时刻及时有效地提供安全资产。但是,指出布雷顿森林体系困境的特里芬通过历史研究告诉我们,即使新兴的霸权货币美元满足了上述三个要素,仍然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取代无效的霸权货币英镑。国际货币体系的制度惯性与斯里兰卡相同。

有趣的是,在数字经济时代,阻碍新主权货币成为全球货币的因素正在弱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际结算需求不再集中在公司、政府等全球贸易和金融的大参与者身上。历史上,独立于实物货币的国际结算出现在阿姆斯特丹、汉堡等服务于进出口商的地方,而伦敦以其卓越的贸易融资服务推动了英镑的国际化。对于这些大型参与者来说,转换国际主导货币的成本是巨大的——新的定价标准、新的风险头寸以及在处理旧的主导货币储备时的损失。因此,前国际货币体系特别容易维持现状。今天,随着全球化和数字化程度的提高,个人消费者参与国际结算的行为大大增加。全球互联网用户和跨境旅客数量在过去15年翻了一番,跨境电商让每一个消费者都直接参与国际结算,从而实现了传统国际结算系统的慢和高成本(如货币兑换费等)。).与大型参与者相比,个人消费者对主导货币的粘性要小得多。相反,他们对交易成本更加敏感,因此更容易被数字支付技术带来的成本降低和支付方式的转换所吸引。从国内的经验来看,衍生出基于个人消费者的新型支付系统(如国内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增长,肯尼亚M-Pesa的扩张等)就足够了。).因此,个人的积极跨境支付打开了国际支付货币的潜在竞争局面。

第二,大型科技公司已经超越主权国家,形成了自己的服务网络。如果按体积计算,世界前100个经济体中有64个是公司,而不是国家,这实际上反映了人类经济行为组织的变化。这一变化使得承诺保持币值稳定的数字稳定货币有可能超越现有主导货币的网络优势,而日元或欧元则没有这样的机会。以欧元为例。即使在形成了近20年单一货币区的欧元区内,整整40%的网站只向国内消费者销售产品,而只有三分之一的消费者从欧盟其他国家的电子商务中购买商品。但如果考虑到数字稳定货币天秤的前景,即使仅仅基于WhatsApp的16亿全球用户,也会瞬间形成一个庞大的国际结算网络。对于其他类型的数字稳定货币,即使是政府发行的数字稳定货币,这个网络机会也没有消失,某种形式的公私合作可以让有政府背景的数字稳定货币拥有这个庞大的网络。

第三,大量生产大宗商品的发展中国家和非货币霸权的发达国家更愿意接受支付体系改革。与一战二战相比,大多数国家并没有意识到金本位的缺陷,而是配合英国政府维持金本位的努力。目前,各国都充分认识到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都期待国际货币体系更加平衡和多元化。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我国缺乏便捷成熟的支付系统,数字支付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利益更大;在接受国际汇款方面,世界银行2017年调查指出,全球每年6000亿美元的国际汇款平均成本高达6.84%。基于数字技术的国际支付体系的完善无疑会受到发展中国家的欢迎;最后,没有成熟金融市场的发展中国家深受美元全球流动性紧缩的影响,更稳定的全球流动性安排也受到它们的欢迎。

综上所述,在数字时代,影响一种潜在国际货币成败的因素中,制度惯性的作用已经大大削弱,但稳定性仍然是一个重要因素。因此,缺乏价值锚的数字货币很难成为国际货币,但数字稳定货币确实对现有货币体系构成了挑战。

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的未来趋势

当然,数字稳定货币的兴起也受到各国金融监管、隐私保护等负面因素的影响。为了更好地理解未来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变图,作者选择了保守、中间和激进三种典型案例进行了更全面的分析。

最保守的情况无疑是国际货币体系维持现状,但跨国支付体系的效率大大提高。数字稳定货币对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挑战处于边缘,但其运行的法律基础仍然是主权范围内的法律框架。对于私人部门发起的数字稳定货币,证明数字稳定货币符合防盗、防欺诈、反洗钱、反操作风险、隐私保护等法律法规要求的成本可能高到大部分项目无法落地。但是,私营部门的努力会使央行认识到改进现有支付系统的技术空间和必要性,进而增加相应的技术投入,加速数字支付技术的扩散。以隐私保护先驱欧盟为例。2018年11月,欧元区推出TIPS系统,允许支付服务提供商全年为全欧洲的消费者提供实时转账服务。

中间各国央行推出了法定数字货币,借助央行与数字货币之间的网络,形成了数字版的特别提款权(Digital Draw Rights)或“合成霸权货币”(合成霸权货币的作者是英国央行现任行长马克·卡尼)。二战后,凯恩斯在设计国际货币金融体系时,提出了不同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方案,利用主要国家联合信贷的产物——班科尔(Bancor)作为国际货币的锚。虽然这一提议没有被采纳,但当经济学家思考如何修复基于霸权货币的国际金融体系时,全球合成货币将永远成为一个自然的思维方向。后来,货币基金组织采用特别提款权作为货币基金组织内部成员国的一套会计方法,但其规模和使用范围相当有限。2008年金融危机后,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周小川提出了扩大使用特别提款权的预期,但10多年来,国际货币体系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目前,世界上许多中央银行都致力于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中国人民银行的做法走在了大国前列,并已开始进行落地实验。此前,乌拉圭央行和瑞典央行也分别用“e-比索”和“e-克朗”进行了相应的实验。英国央行从明确表示不考虑央行的数字货币转变为积极考虑,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联手,共同研究分布式会计(DLT)在金融基础设施领域的潜在应用,成为大型经济体基于共同技术标准共同进行区块链金融基础设施研发的示范。类似的国际合作在加勒比国家甚至更多

最激进的情况是著名宏观金融经济学家马库斯·K·布鲁纳梅尔(Markus K Brunnermeier)提出的数字货币区(digital currency,DCAs),它更接近哈耶克所描述的货币竞争格局,即数字货币的发行者可以是官方,也可以是私人部门,不同的数字货币相互竞争。但与哈耶克的理论不同,因为单一的数字货币区往往是在一个一体化、多元化的商业平台上产生的,平台的网络效应会比宏观经济因素(如通货膨胀)对消费者采用数字货币的影响更大。此时,数字货币的竞争更多的是其依赖网络提供的信息服务之间的竞争。同时,由于数字货币平台提供的服务网络的重要性,国际货币领域“赢家通吃”的局面可能会被削弱:比如在中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同时存在、长期竞争的数字支付网络。消费者会同时停留在多个数字货币区,根据需求轻松切换。由于数字信息服务网络在不同的国家自然会有所划分,尤其是在隐私保护和信息提供方面(如欧盟的GDPR),基于现有服务网络的数字货币区自然无法形成全球货币。相反,更有可能将现有的一些地域划分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区域性的数字货币区,继续竞争。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行政区域和私人服务网络提供商与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一方面会导致小经济体货币主权的丧失,另一方面会进一步分裂国际货币金融体系,这是未来国际货币金融版图上最极端的情况。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政府和市场的界限变得模糊,甚至最需要国家信用的货币体系也受到了数字服务平台(如脸书的天秤)的挑战。与稳定运行和最有效的国内货币体系相比,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面临最大的潜在挑战,许多主体——政府、非政府组织和跨国公司——也有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动力。数字经济时代开辟了从边缘改变国际货币体系的可能性,将隐私保护、个人全球化意愿等不是主要问题的因素推到了国际货币体系演进的中心,带来了更丰富的国际货币体系地图。无论这张地图有多广阔,各种可能性的演变有多复杂,积极拥抱技术变革,想方设法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更安全、更便捷的支付体验,都是未来在潜在货币竞争中保持国内外优势的路线图。

主基金加仓列表实时更新,在APP >中免费观看;>。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新闻》)


以上就是杠杆效应数字货币为国际货币体系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燕峰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汇群中药500万元在汕头设立子公司,培育新业务
新OTC在线消息,3月21日,汇群中药(832513)宣布对外投资。公司拟设立全资子公司汕头市汇群健康研究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
江苏新能2017年上半年实现利润1.95亿元新增投资项目收入增加
8月25日,江苏新能(833368)发布2017年半年报。报告显示,2017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25亿元,比上年同期...
火币李林:新三板公司朱利安集团被列为经营异常,火币网工商半年失去联系。
12月10日,首都新闻。12月3日,巨联集团(430361.OC)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为异常经营。原因是无法联系到户籍...
保靖县以两种方式走访了边境地区士兵的家属和部队
慰问军人家属江德言。慰问军人家属唐桂华。红网时刻湘西2月28日电(通讯员刘文)近日,由保靖县委副书记、县长、县人武部、县老干部局...
美国总统退休后会享受怎样的待遇?
美国是总统制国家,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美国总统。八年执政期间,奥巴马大大提高了整个美国的经济水平。它也为美国的发展做出了...
上海商业地产的繁荣加速了租金的回升趋势或逐渐稳定
随着电影院开业等措施的实施,上海购物中心的所有租户都进入了恢复阶段。第三季度,上海零售房地产的净吸收量恢复为正。据相关机构分析,...
【数据】G20将全面惠及金银?
尽管现货金上周五小幅收跌,但仍连续两个月录得上涨。周末的最新消息显示,中国和美国将决定停止提升关税和其他贸易限制,这刺激了周一凌...
官方秘密:你不知道新东方初级连接班
原标题:官方机密:你不知道新东方初级连接班【哇】因材施教?本土化教学?初高中衔接的三个必备习惯是什么?【惊讶】NPC教授和“上岸...
原同创叶巍牵头投资计都科技,并宣布完成近1亿元的新一轮融资
原标题:同创叶巍牵头投资极地豆科技,宣布完成新一轮近亿元融资《汽车市场零距离》是《汽车市场故事》的自媒体,每天提供关于汽车零部件...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